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张家界天 >> 正文

【江南】领路(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喜爱钓鱼,尤其喜欢到自然水区去野钓。

我从江河纵横、湖泊棋布,有水就有鱼的南方,回到水域稀少、钓场不多的北国,感到十分失意。

为了过钓鱼的瘾,我不得不转两次车,到城市南郊乡野大光明水库去野钓。

那天,在通往高速公路南口的240次公交车上,一位四十左右的妇女,坐在我的前座,她抱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儿。

那个小男孩儿,生得十分可爱,白白净净的脸蛋儿,笑起来现出两个小酒窝儿,一双大眼睛很有神儿,黑珍珍水泠泠,活像两汪葡萄水,尤其讨人喜欢的,一路上总是回头冲着我笑。开始是笑,后来竟然冲我玩弄白胖的小手,试图通过手的动作,与同我交流。

他的妈妈发现孩子的动作,回过头来对我说:“这孩子真烦人,总是自来熟,对不起,大哥!”

这位年轻女人,弄差辈儿了,实际上我与她年龄之差,绝对属于两代人;但是,她的话我爱听,就像在公交车上,从来没人给我让座,反倒使我高兴一样,我喜欢给陌生人留下一个“还没有老态龙钟”的假象。

在她回头道歉的瞬间,我惊讶的发现,她怀中的小男孩儿,简直就是她的克隆体!

娘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同样的眼睛,同样的酒窝,同样的白皙,同样的天真……如果小男孩儿,可用英俊可爱来夸奖的话,那么,她的妈妈,就应该用俊俏靓丽来赞扬。

240公交车快到终点时,那女人问司机:“师傅,请问:到高速公路入口,在哪站下车呀?”

“你坐错车啦!去高速的路,早就封死了,在哪站都不对,回去坐351吧!”司机回答时,有些粗鲁。

“呃呀,那可咋整啊?还等着接人呢!”她颇感为难地说:“不是水库边上有条小路可以到高速入口,您知道吗?”

“不知道!”司机明显地不耐烦了,“嗨,告诉你回去吧,一个女人抱个孩子,在荒郊野外游荡个啥呀!”

司机的态度虽然粗暴些,但是,他的话也不无道理。那里是人迹罕至的郊外,一个恶性案件频发区,而且不容忽视的,那个小男孩儿那么可爱,男孩儿他妈又那么漂亮,这不能不增加危险系数!

她要找的那条小路我知道,但是,由于下面的原因,我并没有立即告诉她我知道。

那条路很偏,是一条高低不平的土路,平时一天也没有几个人经过,经过的多半是捡破烂的和下地干活儿的,以及如我者流闲来无事到湖边垂钓的人,一般穿着稍微体面一点的年轻人,谁也不肯在乌烟瘴气的土路上风尘仆仆地赶路。

那条路很险,是一条很不太平的邪路,曾经是劫财劫色恶性案件的高发区,除了无钱无色的老丑人员,放心大胆地通过外,有财有貌的中青年人,都不免有些提心吊胆……

本人生性爱冒险,一生中也多次历险。我的顾忌,不是一般意义的胆小怕事,而是另有深层次的原因和长远的忧虑。

我是一向自我感觉良好,对自己人缘特有自信的那种,我天性善良,对人的爱心,具有非常人可比的真诚和细致。

这不是自作多情、自吹自擂、自以为是,而是我病态的温情所致,有些人和事,我不过问则已,一旦过问,就当做心事,认真对待,完全彻底,由此派生出感人至深的人格魅力,更令我本人忧虑。

从表面看来,或者就事论事,这是当好人、做好事;可是,从长远看,从实效看,却未必如此,经常引发意想不到的恶果。

我的这种心态,可能旁人很难看懂,甚至觉得匪夷所思;但是,只有我自己最清楚,这种近乎病态的柔情,无论对人对己都贻害无穷!

近来,这种心态有增无已,我特别惧怕同女人交往,尤其是为女人排忧解难的事,能躲就躲,眼不见心不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在终点站,抱小孩儿的女人下车了,她茫然四顾,愁容满面,我的“铁石心肠”有些动摇,我很想说,跟我走吧,我知道那条路。

她看我一眼,说道:“大哥,您去钓鱼呀!”

她本来再加上半句话,我的“铁石心肠”就土崩瓦解了,可是,她没往下说。

“啊,钓鱼!”我答道,转身就走,再没说什么。

到湖边钓场,得先走一段高台路,那是紧贴一幢大楼院墙外的小路,路很窄,只有半米宽,路旁就是一条一丈多深的壕沟。雨天路滑时,胆小的人不敢走,稍不小心就滑到深沟里。

我默默地走了一段路,回头一看,不由得心头一颤:那女人竟然悄悄地跟来了!

她一不小心,被横在路面上一根木棍拌了一下,她本能地向墙边一倾,用身体护住孩子,她的头在墙上磕了一下,她叫声:“大哥!”

这时,我再也不能置之不理了,我返回身走到她身边,问她:“碰着头了吧?”

她说:“不要紧!大哥,这条能到高速入口吗?”

“能,只是不好走!”我说,“司机说得对,那不是你们年轻女人走的路!”

“我不怕,我能吃苦,我胆子大!”听这口气,绝对不像她这样漂亮女人说的话。

我一看,她赤脚穿着三寸厚跟凉鞋,不禁眉头紧锁,暗自思忖:“穿这种高跟鞋,怎么走前面那条三里多远崎岖不平的土路哇?抱着个大胖小子,一会儿脚出汗,直打滑哧溜,就?等着摔筋斗吧!”

“路还挺远的,不好走,你穿这种鞋也不行啊!”我想到鱼具兜里一双没上脚的新布鞋。

那是女儿从美国买来的,是男女两用的便装布鞋。因为这双鞋,父女俩暴吵一架。

原因之一是,价钱太贵,相当于人民币四百元;原因之二是,款式太怪,鞋后跟抠个三角形的空穴。

女儿说爸爸老土,在国外这种鞋很时兴,青年男女都喜欢穿;临了,我屈服了,答应穿,只是不在闹市穿,决定钓鱼时穿。可是,一到水边儿,又舍不得穿着新鞋,去跋踏泥水,于是乎这双布鞋,就一直原封不动地放在渔具袋里。

“那咋整啊?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上哪儿去弄双鞋呀!”她嘴一撅,又爽朗地笑了:“也怪我,穷嘚瑟!不就是见个半大老头吗?还臭美个啥呀!?”

听她的话,她好像去相亲,而且很可能还是个年逾花甲的初老男人。是谁?长什么样?有多大年龄?关我个屁事,眼下燃眉之急是,得解决她穿鞋问题!

我刚吞吞吃吃地说出那双鞋,她眼睛一亮,说:“好哇,有救啦!快快拿出来,我试试!”

我从精致的软包装取出那双新鞋,她顿时傻眼了,喊着:“哎呀,妈呀,这么新,这么高档!这种鞋,我听说过,很贵呀!这我可不能穿哪!”

“为什么?”解释道:“那是新鞋,没上过脚!”

“就是因为这个,我才不穿呢!”她红着脸说:“我没带袜子来,光着脚穿过的鞋,别人以后还怎么穿哪!我是汗脚,那个味呀,连我自己都烦!”

“没关系,穿吧!”我安慰说,“真的没关系!”

“什么叫‘没关系’?”她不解地问。

“没关系就是‘没关系’,就是不在乎的意思!”我平静地说。“先试试吧,”

我递给她一块湿巾纸,她擦擦脚,嘴里嘟囔着试鞋,不大不小,正合适!

她千恩万谢之后,问我一个很敏感的问题:“大哥,家里还有什么人哪?”

“孩子都在外地工作,在这个城市里,只有我和爱人两口之家,”我故意说得很平淡,但是,把这类话题封得死死的。

“啊、啊,”她莫名其妙地说:“嫂子一定是个天字一号的大好人!”

“是呀,别人都那么说。”我再次把话封死,不给她发挥的余地。我提醒她,“抱紧孩子,注意脚下!”

“大哥,你很喜欢钓鱼吗?”她扭转了话题。

“很喜欢!”我答道。

“您是钓鱼高手吗?”她问道。

“不算,但是,还行,懂得点门道儿,”我答道。

“有机会的话,我可要鉴定一下呦!”她说这话时颇有几分得意。

“这么说,你也会钓鱼喽?”我惊异地问。

“您应该把‘也’字去掉,就剩下‘会’了!”她不动声色地说,“不瞒您说,小妹打过全国钓鱼比赛,还拿过名次呢!”

“啊,遇到高人啦!”一听说她爱钓鱼,我就不后悔为她领路了,甚至也不再嫌恶那条土路的崎岖和‘漫长’了,准备与她畅谈一番垂钓的事,随即问道:“现在,你还钓鱼吗?”

“不钓了!现在听到‘钓鱼’二字,我的心就打颤颤!”不料,她把刚开头的话题,又给封住了。

接着,我听到一个负心男人,欺骗这个美丽而善良女人的故事。

她叫齐晓丽,家住长春郊区齐家洼子,与丈夫经营两个由鱼塘改成的钓场。三年前,在儿子刚满月那天,丈夫因车祸过世了。

丈夫过世后,她家的垂钓生意,反倒意外的火起来,有几个年轻的渔友,几乎天天泡在池塘边。其中,有一个手脚勤快、能说会道的河南人,还主动帮助她经营养鱼塘。

一来二去,日久生情,单纯、爽朗的晓丽竟然与那人同居了。

可是,时过半年,那人把晓丽家全部家资(除了鱼塘外)席卷一空,突然在人世间蒸发了。

从那时起,思维简单的晓丽特恨爱钓鱼的男人,尤其是年轻的垂钓者。

晓丽在精神空虚、低迷时期,曾一度沉迷于网恋,结交都是一些半老和初老的男人。她对同龄或者比她更年轻的男人,始终怀有恶感和敌意!

此番她抱着孩子行走在人烟稀少的乡间土路上,只是为了去会一个网恋的老情人,她这种单纯、率真、浪漫之举,表现出令人担心的轻信和幼稚。这正是她上当受骗的性格基因。

我对她客客气气的谦谦君子的作风,以及那双国外进口的新布鞋,对她怕是也不会起好作用,甚至适得其反,使她在铁心相信“这个世上还是好人多”的痴迷中,彻底解除防人的警惕,再一次上当受骗!

“大哥,还有多远?”小齐问道。

“快了,出了这片树林就到了!”

“这么快就到啦?您不是说,路很远,很难走吗?”晓丽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悦,反倒有几分失落。“大哥,我该换鞋啦!”

“穿走吧!”我以毫不带情感特色的语气,说道:“记住,这个世界上虽然好人多,但是,一定要提防为数极少的坏人!这样人遇到一个就够受了,你不是已经遇到一个了吗?我不是吓唬你,如果你不接受教训,还可能遇到……”

临别时,晓丽软磨硬泡非要我的电话号码不可,我推迟再三,还是把电话给了她。给她电话号的原因,是对她此番迎接客人的举动以及那位客人本身,实在有些不放心;况且,我对她返程时,如果一个人抱着孩子,再走这条荒郊野外的土路,更是一百个不放心。

一小时后,我刚钓上两条小鲫鱼。手机就响了,通话的一端是晓丽,呼哧带喘地说:“大哥,快、快到高速出口来接我,我受骗了,接到的是一个尖嘴猴腮的年轻男人,他正纠缠我!”

“别怕,大哥立马就到!”我暗自抱怨道:“见鬼!这个世界怎么的了?总给你姓刘的做好人的机会!”

癫痫疾病应当如何治
天津治癫痫那家医院好
哺乳期复发癫痫病该怎么办

友情链接:

女貌郎才网 | 偷内衣经历 | 张家界天 | 宾馆爱爱爱动态图 | 耳朵蝉鸣 | 余额宝好用吗 | 山东电力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