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线性代数考研 >> 正文

【看点】筋疲力尽地执行(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火,怒火,愤怒的火,熊熊燃烧的愤怒的烈火,被强制地密封在一个非常坚硬而又狭小的金属盒子里,像一头被恶意困住的凶猛的雄狮,不停地奔突、跳跃、挣扎、扭动,以至于盒子拼命地摇晃、翻滚、撞击,随时都有爆裂的危机。司马霁雯精致的脸因为极度的愤怒而变得异常冷酷和苍白,原本一双温和的丹凤眼暴怒得似发狂的狮子那瞪圆的寒凛凛的眼睛。她感到胸口被烈火燃烧,她甚至可以听到闻到自己的心被炙烤时发出的滋滋声和焦糊味。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她就是呆呆地怒视着坐在她对面的执行法官祁阳那一脸无辜兼爱莫能助的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痞相!真他妈的流氓加痞子!司马霁雯在心里恨恨地骂道!

理性真是好东西,理性的人才是最有智慧和力量的人。当理智胜利归位的时候,司马霁雯迅速地恢复了她一贯的从容和淡定,还有惊人的冷静和潜藏在心底里的坚韧和残忍。不得不说一个二十三年的职业经理人商场杀伐的历练和六年培训师的从容,以及崭露头角的新秀作家杰出的睿智让司马霁雯可以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哪怕是在这样极度愤怒的时候。她缓缓地站起身,她是故意地缓缓地站起身,让这样的过程看上去有些表演的味道,她不介意表演。这个世界上有谁的人生不需要表演,有谁可以活出自己的本色?!表演虽然很假,但是假的东西往往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尤其是在一个极度纵容假的世界里,倒是真的行为寸步难行到举步维艰的地步。如果为了达到想要的效果,司马霁雯是不介意用“假”表演一下的,虽然她的演技因为不愿意表演的缘故而显得不是很娴熟,好在她有的是冷静,她清楚地明白目前的状况下只有用这样“假”的表演才能够更加有效地维护自己的权益和尊严。

司马霁雯缓缓地站起身,一身红色羊毛套装让她看上去似一团移动的火焰,仿佛瞬间就可以让这个狭小的办公室一同燃烧起来,并且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声,让滚滚的浓烟在瞬间吞噬掉这个黑白颠倒、没有公平、公正、公理的世界。火!人类真的需要火!需要火去摧毁一切邪恶!然而,历史的规律是邪恶总是具有顽强的生存能力,不但可以迅速死灰复燃,而且还可像超级病毒一样重新控制世界,并在某种情况下疯狂肆虐,尤其是在体制和思想被金钱控制的世界里,这样的病毒的嚣张程度真的是超乎想象得极致。

一步,两步,司马霁雯只需要两步就可以靠近祁阳的办公桌,然而这两步她仿佛走了两个世纪的漫长岁月一样沧桑和悲凉。心中的怒火像巨大的毒蛇在不停地绞动,随时都有冲出狭小的心脏的危机,她不得不用尽全身的力气去压制,就像一个理智的天神必须与冲动的恶魔角斗一样,她必须用理智抑制自己的愤怒随时要爆炸的冲动。但是,她还是非常想把自己纤细白净的手指变成锋利的短剑用尽全身力气猛烈地插入祁阳的胸膛,把他那颗无赖、肮脏的心脏拽出来狠狠地摔到马路上;她更希望自己成为武侠小说里的绝世高手,用分筋错骨手这样恶毒的招数狠狠地折磨眼前这个像鲶鱼一样油滑不作为的执行法官。这个无赖,居然把一个小小的执行案件拖了八年半,拖到执行款被私自放走都不通知当事人!简直是欺人太甚!难怪司法如此地饱受病诟,有这样的执法者,就是老百姓的灾难!司法不被置疑和病诟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司马霁雯甚至可以不要那笔执行款,然而,绝对不会受到这样的愚弄、羞辱和压迫!决不!隐藏在她骨子里的倔强和执拗在这时被发挥到了极致。司马霁雯对着一脸瘪三痞子气的祁阳淡淡地笑笑,灿烂得犹如初开的牡丹一样雍容华贵,更像是一朵凌寒傲霜的红艳的菊花。

祁阳显然被这样的笑弄得莫名其妙,嘴角抽动了几下,却没有发出声音,只是怀疑地看着司马霁雯不语。不得不说,五十多岁的祁阳绝对是一个身经百战的执行法官,临危不乱,可以非常淡定地应付各种复杂棘手的突发状况。

“啪!”随着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司马霁雯纤小的手重重地拍在祁阳的办公桌上,顷刻间撕裂了凝固的空气,释放出了司马霁雯胸中压抑的怒火:“祁阳!这就是你给我的结果吗?!足足九个月,你都干嘛吃去了?!执行款被私自放走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不告诉我!更没有采取及时有效的补救措施,你这是严重的不作为!不作为!是失职!渎职!你不觉得你有义务和责任保证我的权利和利益不受侵犯吗?!你还是我的案件执行法官吗?!你究竟是怎么保护我的利益的?!八年半的时间,我请你吃饭,千辛万苦地到偏远农村给你买纯正的土鸡蛋,甚至答应可以给你五万元辛苦费,你出车下冻结令都是我付费!你还想怎么样?!”

“那你不是没有来吗?”面对司马霁雯凌厉的指控,祁阳顿时没有了刚才嚣张的气焰、痞赖和淡定,嗫嚅着说。

“我没来,你作为我的执行法官,发生了这样严重的事情,你就不能找我吗?!于情于理,你不觉得你都应该用五分钟的时间给我打个电话吗?!你既没有在第一时间找我研究解决办法和对策,又没有在第一时间找开发区领导就私自放走执行款这样严重的国家公职人员知法犯法行为作出交涉,就是你的责任!不要跟我狡辩!你觉得我还可以对一个严重损害了我利益的执行法官表示宽容和友好吗?!”司马霁雯的声音冷冰冰地,仿佛是来自极地冰原的最底层,坚硬而生冷,完全不像是从一个看上去有些娇弱的女人的嘴里发出来的。

司马霁雯顿了顿,凌厉寒冷的目光死死地逼视着祁阳,让他完全没有躲藏和敷衍的余地:“现在的问题变得从未有过的简单!是法院没有有效地保护我的利益,我只对法院说话!如果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我绝对不会罢休!绝对不会!市政府大门我找得到,省政府的大门我也找得到,检察院就在我家附近。而且,关键是——我还颇认识几个字,不但认识,还会写,不但会写,还在美国顶级的出版社出版了三本书。这样的我不知道会写出什么样的文字,发到什么样的网站和刊物,我真的不能确定自己会做什么?!”司马霁雯看似轻描淡写地说,实际上处处是杀机,连空气中都带着一股浓浓的杀气。现在的司马霁雯简直就是一个浑身上下都挂着暗器和利刃的隐形杀手,恨不得把心中所有的怨气和愤恨都插到对手的心脏。

祁阳的脸红一阵、白一阵,额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他有些费力地从靠背椅上挺直了身子,往前靠了靠,似乎是在努力地摆脱心里的震惊。不错,在过去八年半的时间里,他印象中的司马霁雯都是一个宽和而优雅,十分有涵养和素质的女人。但是,祁阳知道,这样有涵养和素养的女人从这一刻开始,一定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于是,他努力地想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可以自然一些,以维持法官的尊严和面子:“司马霁雯!我能够理解你的激动……”他尽量使用温和的语气,字斟句酌地说。

“你不理解!”司马霁雯断然打断祁阳的话,让祁阳不由地一愣,有些错愕地看着她:“如果你能够理解当事人渴望保护自己权利和尊严的焦虑心情,就不会让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就不会让一个简单的民事执行案拖了八年半依旧没有结果!更不会在执行款被政府公职人员私自划走这样的恶性事件发生后,事不关己地拖延了九个月!”司马霁雯完全不给祁阳辩解的机会。

“好吧!我马上报告院长、执行局长,你放心!会给你交代的!这样总行了吧?!”祁阳涨红着脸,发狠地说。

司马霁雯凛然地看着祁阳,淡淡地说:“好的!我就看看你们是如何给我交代的!”

秋日的松花江畔色彩斑斓而壮观,所有的草本和木本植物都竭尽全力地把生命的颜色喷涌出来,形成磅礴而张扬的气势。浑浊的江水虽然总是让人想起黄河的悲壮、苍凉,以及自然环境在短短的三十年间遭到的破坏。然而,总是有水,哪怕是已经失去了灵气的水也依旧是水,何况总是能够从这样的水里去幻想松花江昔日的美丽和富饶。两岸林立的高楼,让人的视野被限制在狭小的空间,沿江公路上往来车辆的噪音让人感到城市的浮躁和焦虑。红砖甬路上红色羊毛套装的司马霁雯像一团缓慢移动的火焰,而且是忧郁的火焰。她白净的脸上密密麻麻地堆积着无奈和愤怒,并且夹杂着郁结的悲凉。她已经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了足足四个小时,她不能让自己停下来,那种锥心的痛苦和纠结像密密的钢丝线死死地缠绕着她,让她沉闷得似乎胸口随时都可能炸裂开来。虽然在祁阳面前司马霁雯用强势的态度维护了自己的尊严和权利,但是,以后的事情会怎样发展,她的心里真的没有多大的把握。对于司法部门的办事风格,司马霁雯真的是非常不敢恭维,尤其是遭遇了执行款流失事件之后,她更加无法安抚自己去选择相信。

八年半前,司马霁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把欠债不还的村民吴理伦告上法庭,因为案件本身并不复杂,普通欠款纠纷,证据清楚确凿,几乎没有什么争议就胜诉。然而,让司马霁雯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很多官司不是输在判决阶段,而是输在了执行阶段。大量的民事或者刑事连带民事赔偿的执行案件都在执行阶段被用各种各样的原因和故事而不了了之,让执行人的权益遭受最无耻、最可笑、最可怜、最无助、最无奈、最悲伤的侵犯,眼睁睁地看着被执行人恶意或者串通执行法官恶意地逃避执行却可以活得悠然自在、毫不歉疚和惭愧,真是一件生不如死的痛苦事情,让当事人的心有一道永远都不能愈合的伤口不停地流血,直到死亡的一刻,并且伴随着无数个日日夜夜的煎熬。司马霁雯因为这样的事情不得不看到社会的黑暗和冷酷,好在多年的社会阅历和冷静,让她有能力找到保护自己的途径,她管不了其他人的悲哀,社会问题不是她这个小女子有义务负担的。但是,她绝对有能力保证让自己不至于陷入悲哀和痛苦。

判决下来之后,她就找到执行法官祁阳,在第一时间查封了被执行人的房子,调查了他的银行存款情况,结果狡猾的吴理伦早就在判决下来之前转移了账户里的资金。因为被执行人在郊区有土地,占地时可以得到补偿款,所以,她非常密切地关注占地进展情况。祁阳很有把握地承诺只要占地,就百分百拿到执行款,并且让司马霁雯配合密切注意当地占地情况的进展,及时提供信息,他可以在第一时间下冻结令。对于这样的说辞,司马霁雯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她还做不到让欠款人露宿街头的事情而强制执行房产,虽然她非常痛恨这样的无赖,但是天性之中的仁厚还是让自己下不了这样的狠心。就这样一个小小的执行案子被拖了八年,终于等到了占地的确凿信息,司马霁雯在第一时间通知祁阳,并且三番五次地催促祁阳在村里和开发区下了两道冻结令。按着祁阳的说法,这是加了双保险,万无一失。她可以回家静等好消息、安心睡觉、放心吃饭啦。司马霁雯确实相信了祁阳的话回家放心吃饭、安心睡觉去了,恰好身体不好,工作又忙碌,一直没有追问结果,九个月后,却是这样的结果——执行款被私自转走!愤怒!司马霁雯真的没有办法不愤怒、不发飙、不焦虑,她深深地明白,现在的自己如果要保护自己的权益只有拿出自己的冷静、果断、智慧、勇气和法院做持久的对抗!人在很多时候不是天生就强硬的,往往是被逼到死角之后才不得不选择强硬。司马霁雯现在必须要选择强硬,她必须要选择强硬,她没有办法不选择强硬。这是保护自身权利的唯一途径,她已经因为自己的轻信付出了不该承受的代价,她是绝对不可能犯同样的错误的。血战到底是唯一的途径!司马霁雯像一个全副武装、身披铠甲的战士,用战袍和铠甲来包裹她女性柔弱、敏感、慈悲的心,让她人为地变得坚硬和强横。人世间有一种奇怪的现象,就是如果逼迫女人选择坚强,往往会爆发出不可估量的能量,甚至可以毁天灭地地摧毁一切。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绝对不可以低估女人的爆发力,绝对不可以轻易地引爆这样的爆发力。

夜已经很深了,躺在黑暗中的床上,司马霁雯感到从未有过的疲惫和无助,而无边的黑暗仿佛是有意地跟她作对一样,变成无边无际的空虚,把她悬浮在空中,不能动,却随时有可能被坠入无底的深渊而粉身碎骨。这是怎样的世界和人生?!让自己承受这样痛苦和焦灼的是自己需要纳税、奉献去供养的国家机构!这样的无助和悲凉绝对是一个公民不能承受,不愿意承受,又不得不去承受的。而且,在承受时,连基本的尊严都不能保有。唉——司马霁雯长长地叹口气,幽幽地,如同夜游的鬼魂在幽暗中发出的一样缥缈和苦涩。老百姓要维护自己的权利真难啊!司马霁雯辗转反侧,不能入睡,直到晨曦微明,索性坐起来,披着衣服在床头灯下读书。

祁阳这次还真的没有失信,并且非常迅速地行动。这真是少有的事情,不知道是司马霁雯的威胁有了作用,还是他的良心发现了的结果。不过,让一个执行法官良心发现,还真是非常难得的事情,几乎可以难到与虎谋皮。作为一个资深执行法官最杰出的本领可能就是必须要具备刀枪不入、软硬不吃、铁石心肠,在他们的眼里是绝对没有公理和正义这样的事情存在,有的只是利弊的衡量和得失的计较以及自身安危的算计罢了。看透了这一点,司马霁雯反倒变得坦然了,不坦然又能怎么样呢?!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就难免被世界左右和束缚。

癫痫病需要做什么检查
小儿癫痫怎样治疗
癫痫患者该怎样饮食才好

友情链接:

女貌郎才网 | 偷内衣经历 | 张家界天 | 宾馆爱爱爱动态图 | 耳朵蝉鸣 | 余额宝好用吗 | 山东电力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