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舞会主持稿 >> 正文

【酒家-小说】平淡爱情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引子

我遇见他是在网络上。

其实我话不多,只是偶尔练练笔,在那个集体空间贴一些生活短章。他就是这么熟悉了我的,不,也不叫熟悉,彼此没有见过面,只在空间这么回帖。不多的交流里,我仍能感觉他是一个极儒雅的男人。他很内敛,情感埋藏很深,我从没在集体空间里见过他贴过什么,哪怕一点有关他自己的生活片段,但我总觉得,他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对这个男人充满好奇,总想挖出点什么。

于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一起聊天,我询问他:你有故事吗?讲来听听!也许是彼此认识久了,或者是网络的虚无让他去掉了些许戒心。抽完了一支烟,他就这么慢慢的,讲述了下面这个故事。

他说,这是他和他的妻……

1

她嫁给他的时候,他很穷,甚至说得上是一贫如洗。

她的爹娘坚决反对她嫁给他,而她,死心眼的认定了他。爹说:你要敢跟他,我打断你的腿,娘说:傻女子,他那么穷,还是农村来的,你嫁过去,是要受一辈子苦的呀!爹的火气,娘的眼泪都不能动摇她。爹娘说着她听着,从小到大,她都是乖孩子,没被爹娘责问过一句,她也不会犟嘴,只是低头不语。她的他重情重义,宁可自己饿肚子,也要倾力帮助别人,她不是庸俗的女孩,不论贫富,她爱的是他那颗善良正直的心。

她最终还是嫁给了他,爹娘关了大门坐在家生气。婚礼很热闹,他的好哥们一群,邻居亲朋没有一个不称赞她的美丽,而她,只因缺了娘家人,她的婚礼便仿佛冷冷清清,敬酒时,她忍住了泪,却在不经意间看到弟弟小心翼翼的身影。弟弟是偷偷来的,腼腆的清秀的弟弟,微红了脸叫了他一声姐夫。她转头,望见从敞开的窗户,投射进一束阳光,刚好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于是他的脸便也充满了阳光。

夜,他搂着她因抽泣而不停颤动得肩膀,轻声却坚定地说:

“乖,别哭,这辈子我一定让你幸福。”

她抬起泪痕斑斑的脸,清丽的眸子望着他:“这辈子他们都不会原谅我了!”

“不会的,不会的,你是他们唯一的女儿啊!”他坚定的声音渐渐平息了她的泪水,轻轻偎依进他厚实的怀抱,一朵微笑柔柔地开在了她的唇角。

2

日子总是柴米油盐,他开始把劲都用在了奋斗上。他是寒门学子,爹娘都亡故了,只一个老嫂供养他,以前他一个人生活,花得少,赚钱差不多都寄回老家。可现在有了她,他想努力,给她更好一些的生活。

那段岁月,她跟他都过得异常艰苦。虽然她算计每一项支出,绞尽脑汁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饭菜做得经济实惠。但日子还是经常是捉襟见肘,时常不到月末口袋已空空,他很不安,提出每月减少或停止给老家的用度,她反对,她说她宁愿苦一点,也不愿他这么做。他眼眶潮湿拥紧了她。在心里发下誓愿,努力!再努力!一两年内一定要翻身,他是个自信的男人,他信自己,有这个能力。

她曾是个娇惯的女孩,但还是在这柴米油盐的平淡过活中锻练出一手好厨艺。她买最便宜的菜,却调配的很是可口,她甚至发明了一个办法,买来的挂面在水中煮软,稍微多浸泡一会就能多出很多的量来。她把葱丝切细,青菜煮烂,碗里放上盐,放上醋,注入骨头熬煮的汤,撒入葱花,青绿的香菜末,捞进面条,最后滴上一滴香油,一大碗酸汤挂面热气腾腾的上了桌。他惊叹她的巧手,却怎么也不肯一个人享用这么大一碗面。于是一碗面,两个人,他吃一口给她喂一口。一大碗喷香的面条很快吃完,只剩下碗底一个圆圆的洁白如玉的荷包蛋。她推说饱了,想起身,被他轻轻地摁下。

“你需要营养。”

“你不吃,孩子也要吃啊!”他笑了,她羞红了脸,是的,她怀孕了。

3

女儿出生时,他实现了自己的誓言。他的眼光准,时机瞅得好,几年下来,他的事业已小有成就。

他用不多的钱,给她换了个稍大点有暖气的房子,雇了保姆,悉心照料她跟宝宝的起居。他的电话费总是用超,他不放心她一个人,啰里啰嗦的每次都要她狠心挂断。

女儿会翻身了,女儿会讲话了,女儿会走路了……

可是爹娘还是没来看过她,弟弟倒是常来,有时带来几条鱼,有时是一些做好的菜,炖好的汤。她知道是娘,娘心软娘心疼她。可是娘不敢,因为最疼她的爹早已放话不认她。她人前总是微笑,背过身却掉泪。他心如刀绞。他知道那是她的伤口,如果不医治,那么她一生都不会快乐。

于是他狠了狠心,把才两岁半的女儿送了半托。

那是个离她娘家很近的幼稚园。他早已观察过了,他的岳父,每日黄昏都会在这附近散步。于是每日黄昏他都会放下手里的公事去接孩子,接完孩子不是回家,而是带她到附近公园玩耍。他的女儿十分可爱,乌黑的大眼睛,柔软蜷曲的头发,洋娃娃一般,像极了幼年的她,即使走在路上也有很高的回头率。于是一天,两天,三四天,一个月……直到某一天,他带着因感冒请假一星期的女儿,从幼稚园出来。大门口就遇到了她的爹妈,两位老人尴尬的笑着,却忙不迭的抱过外孙女,皱纹深深的老脸,早笑开了花。

那一晚,她的爹娘正式走进了他家门,从厨房奔出来的她,锅铲当啷落地,抱着银发渐增的爹娘,她瞬间泣不成声。望着长发明丽气色出众的她,望着气宇轩昂刚毅成熟的他。她的爹娘第一次露出了舒心的微笑,第一次当着女儿的面,夸赞了他。

那一夜,她枕着他的胳膊,又流了泪,他依旧无声,只是更紧的更紧的抱住了她。

4

日子如水,一晃又是几年。

他的事业已经越做越大,归家的时间经常很晚,甚至有时天未亮离开,夜深了才回来。

她说:没有赚不完的钱,别这么累。

他说:不,我要为你跟孩子们奋斗!

于是她沉默了,不再说话。伸手给孩子们拽了拽被角。

他也无言,低头亲亲孩子们红红的脸蛋,起身去了书房。

是的,那时候他们已经又有了一个儿子,也换了一所更大的房子。她再也不需要为买菜做饭操心,家里有保姆。餐桌上每日换的花样,天上飞的地下跑的,凡是好的她几乎都尝过了。她也更不需要为钱担心,他赚的多,花不完,家里的存款蹭蹭蹭往上增长,他把这些银行卡一股脑塞进了她的挎包,

有时候她一个人待着,女儿念书去了,儿子睡着了。她就想起很多年前,她忙忙碌碌洗洗涮涮,做着粗重的活计。

日子,过的飞也似的。

她现在每天一门心思都扑在两个孩子身上了,吃喝拉撒玩,她无微不至。他是不需要她操心的,他是能干的,能把自己打理得很好。这点她知道。她也知道他忙,公司事多,他要处理的太多,她尽可能的不去烦他。他不沾酒,不好赌,也没外面那些男人那么多的毛病,他应酬也多,可从不在外过夜,他言语少,可她生日总能收到一朵红玫瑰,一份贴心的礼物。他对她说:只要你高兴就好。她知道,结婚这么多年,他一直是一心一意对她,对孩子们,对她的父母家人,不管有什么事,他总是第一时间赶到,总是尽全力做好。

她该知足了。其实,她也确实很知足。孩子们分去了她的大部分注意力。只有夜深人静,她偶尔失眠睡不着的时候,她会坐起身子,在柔柔的小灯下,细细地温柔地看着他的五官轮廓,很久很久。于是,在某一个夜晚,她猛然想起,他已经很久没有搂着她睡觉了……

5

那次纯粹是偶遇。真的。她从来没有怀疑过,或者去猜想过他会在外有点什么。

虽然电视剧里的狗血剧情时常跳出小三这个词。偶尔几个知心女友也都会提说这类故事。好友说:你还是长个心眼,他成熟稳重,有钱有气质。这年头总有些年轻的浅薄的女孩……她总是笑笑,又摇摇头。她对他十二万分的放心,她的他,绝不会是这样的男人。

于是,那个偶遇的瞬间,她呆滞了大约好几十秒。那时她正坐在咖啡店里,她很少有这情致,今天天气很好,很适合一个人出来走走。转头的瞬间,她意外地看到他在街对面那个精品女装专卖店里,一个长发飘飘模样清纯的女孩,在他旁边试装。女孩身上那件衣裙浅浅的绿,柔软的质地。束腰,大摆。新颖简单的剪裁,穿起来春天般美丽。而他一边微笑欣赏一边说着什么。女孩蝴蝶般飞来飞去,亲昵的姿态花样的笑颜刺痛了她的心。

那个女孩她认识,公司新招聘的大学生,他的秘书。甜美乖巧,身段窈窕。

想起他最近老晚回,身上还有些似有若无的香味……

放下手中的东西,她口袋掏出手机,按下熟悉的号码,看着他接她又慌忙挂断。愣神功夫,自己的手机又嚣张的响起。……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你是我的爱人是我的牵挂……

这是他专用的来电铃声。泪滴落在手机上,她轻轻的擦去,然后用力的按了关机键。

他回家的时候,夜已深。

两个孩子早已睡着,厨房里还亮着灯,他悄悄走进去。

她背对着门,坐在餐桌旁。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的手轻抚上她的肩膀,她瑟缩了一下。

“回来了?”

“嗯。你怎么还不睡?”

“哦,午睡睡过头了,不困,想等你回来。”

“噢……中午电话怎么回事,没接到,拨回去你也不接?”他有些疲倦,眼皮有打架的欲望。

“电话没电了。也没什么事,就是突然想你了,想知道……你在干嘛?”

“没干嘛啊,在开会,呵,你知道,公司总是那些破事!”他说。

“噢。”她低低的应着,沉默了会,她起身,打着了火。

“我给你煮碗面吧。”

葱丝切细,青菜煮烂,碗里放上盐,放上醋,注入骨头熬煮的汤,撒入葱花,青绿的香菜末,捞进面条,最后滴上一滴香油。一大碗酸汤挂面热气腾腾的端上了桌。她却发现,他趴在桌上,早已睡着了。棱角分明的侧脸,孩子般天真。

6

他们开始了冷战,

他很突然,有些莫名奇妙。他叫她她不理。早出晚归也不见她言语。她不再对他嘘寒问暖,下班回家再晚,也不见她多问一声。儿女的事她也不跟他商议,自己就做主。无论他怎么讨她欢心,她也是半眼不瞧。曾几何时还是恩爱一对。好端端的就变成陌路一般。

结婚十年。他们从未如此淡漠过。

他有些想不通,开始喝酒。醉醺醺的被人送回家里。她仿佛没看见,任凭他和衣沙发上窝了一夜。第二天酒醒,他忍着剧痛的脑袋,低头默默了半晌。然后梳洗完,收拾了几件衣服。搬到了公司。半个月都没有回过家一次。

家里仿佛一下子冷清了。虽然一双儿女还是平常,嘻嘻笑笑。爸爸经常出差。孩子们都习惯了。她却不能习惯。每日晨起暮睡,她总是神经质似地白天没精神晚上睡不着,饭量越来越小,甚至后来拒绝进食。保姆做好的饭菜端进来又端去。

那个夜晚,她在院子里的花园逗留很久,初夏夜,花香怡人,但石台还是有些凉。她坐的久了,猛地一起身,虚弱的身子撑不住,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

她病倒了,开始是感冒,后来咳簌,吃药打针都不管用,她眼里渐渐开始有血丝,嘴唇上起了一溜水泡。

家里电话打到公司,他飞车回来。看到她的样子。他心疼坏了,一个劲责怪自己。他要她去看病,她不肯。就这么躺着躺着,病竟然越来越严重。爹娘来看过,弟弟来过。他抱她去医院,医生给打了针,吃了药。说她没什么大碍,只是需要好好休息。他又抱着她回了家。丢掉了公事日夜护理她。她还是起不来床,只是默默的躺着,很多时候一句话也不说。只有看到一双儿女,她会露出一瞬笑容。

一星期后的一天,是个午后,阳光透过窗帘微射进来,淡淡的印花暗影投射在她无血色的脸上,微风轻轻从窗缝渗入,窗帘浅浅的掀起,一次又一次。她的大眼睛无焦距得看着某处半天也不见眨一下。这就是他,进门所看到的情景。

“乖,好些没”他弯下腰在她额前印下一个吻。

“…………”

“送给你的,生日快乐!”已经习惯了她的沉默。他拆开包装。

生日?呀,是她生日呢!混乱了,全忘了。

精美的包装盒里,一套美丽的衣裙映入眼帘。品牌服饰全球限量。浅浅的绿,柔软的质地。束腰,大摆。新颖简单的剪裁,这衣服太熟悉了,她虽然不常上街购物,也知道这品牌,而且,而且……原来……

抬起头,她看到的是他满脸胡茬,眼窝深陷的邋遢摸样,他一向最注意仪表的……

她突然觉得难受,委屈的眼泪刷刷的滴落,他慌忙伸手擦拭。她一把握住他得手,他的手修长干净,手心有一层薄薄的茧子。她把嘴唇凑了上去,印下一个温热的吻。然后抬起头,带着浓浓的鼻音撒娇的冲他说:我饿了……

他简直是冲进厨房的,她身子虚,急需要补充营养。

葱丝切细,青菜煮烂,碗里放上盐,放上醋,注入骨头熬煮的汤,撒入葱花,青绿的香菜末,捞进面条,最后滴上一滴香油。一大碗酸汤挂面热气腾腾,他从不是个只会吃的,多少年来,他无数次吃过这样一碗面。即使家里经济很好了,根本用不找这样一碗普普通通的挂面。但他和她,都奇怪的默契。冰箱里永远有煮好的骨头汤。青菜从未断过。挂面永远安安静静的躺在橱柜的一角……

两双筷子,一个大碗,两个人分食一碗面条,一个荷包蛋。

他说:生日快乐!宝贝。一辈子给我健健康康的!

她说:你也是,永远给我好好的。

他说:“乖,别哭,这辈子我一定让你幸福。”

她说:亲爱的,我很知足,很幸福……

热气窜进了彼此的眼底,他们的眼同时变得潮湿。

7

“十年前的故事了……从那时起我们就说好,彼此原谅彼此信任!这些年虽然也有过些小摩擦,但很快就过去了。”

我安静地听着,他安静地讲着,他的声音很磁性,很吸引人。虽然讲述的过程中他几度停顿,半天不语,甚至有过一次哽咽……突然有种想要窥视他模样的欲望。可最终我还是淡淡的一笑。把这点欲望咽进了肚子里。

谈话结束时,我询问了他一个问题:你幸福吗?

“幸福!”他回答得很干脆。

“真的幸福?我可听说,百分之九十的夫妻,结婚后都想过离婚。你真没想过?”

“真没想过,这么一个好女人,在我最难的时候嫁给我,苦也苦过累也累过,陪我风风雨雨不离不弃……这辈子我最幸福的事,就是娶了她当老婆!若真有下辈子,我还找她!”他爽朗的笑了。声音里满是阳光。

我也笑了。打趣他:“闹了那么大一场风波,原来只是个误会,哈哈,你们啊,小孩子一样!”

他,却突然沉默了。停顿了几十秒,他才又说:其实……我有点对不起她,当年那个女孩,我确实有点喜欢。活泼泼的,很真,也很善良!当年,那衣服本来我想买两套的。但是电话一响,我打了个激灵。一下子从梦里醒过来了……后来我就把她辞掉了,临走那女孩也哭得……”

我愕然,继而,也陷入了沉默。

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家中院落那棵桐树。粗壮的树干笔直高大,一人伸臂也不能合拢,浓绿的枝桠如把大伞给了我们一院子的阴凉。谁见了都夸这树长得好。然我却知道树身子曾有过一个难看的疤,那是树小时候,羊挣断了铁链啃了一个豁口。后来树长高长粗了,那疤就变得越来越小,慢慢的终于被完整的裹进了树心里,再也看不到了。岁月,包容圆润着一切,婚姻也是如此,有爱有宽容,即使风雨,也终将磨合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

我笑了,这是个多么纯真的男人,即使一点小瑕疵,这么直率地说了出来,反而更增加了我对他的敬重!回过神来,我欢快的扯起了别的话题。

我说:你这辈子山珍海味多了去了,要说最爱是不是还数那碗酸汤面啊!

他哈哈大笑,干脆的回答:“是!”

我心中一暖,瞬间,眼睛变得潮湿。

癫痫应该怎么样去医治
中药如何治疗小儿癫痫
西安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

友情链接:

女貌郎才网 | 偷内衣经历 | 张家界天 | 宾馆爱爱爱动态图 | 耳朵蝉鸣 | 余额宝好用吗 | 山东电力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