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岁儿童身高 >> 正文

『指间★小说』下辈子,哥哥娶你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这个世界,你还会娶别人吗?”小雨坐在沙发上,远眺着窗外,含笑。

“小雨,快‘呸呸呸’,你是不是很无聊啊,好好的,说什么离开,谈什么死亡?”子诺放下手中的报纸,嗔怪小雨。

“不,子诺,我要你说,我就想知道你的想法嘛!”小雨起身,站到子诺的背后,环住了子诺的脖子,俯身,贴近子诺的脸,撒娇道。

“丫头,这辈子,你永远是我手心里的宝,我的一生,只有你一个女人相伴,天涯海角,彼此不离不弃。这是子诺给小雨一辈子的承诺!”子诺伸手捧起小雨的脸,依然是那般清澈纯净,一如初见时的美好。

小雨甜甜的望着子诺,这是她今生唯一爱上的男人,是她准备一生相许的男人。子诺并不英俊,而小雨的美却是让人沉醉的,在子诺的心里,今生能有小雨,是他最大的幸福。小雨喜欢子诺的痴情,喜欢他的善良,喜欢他的执著,喜欢他的热烈,就这么简单。男人和女人总是醉心于彼此的温暖中。

也许,真是所谓的“天若有情天亦老”,上天毫不眷顾地拆散了他们,短短的几天,就应验了小雨的话,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小雨如花的生命,亦残忍地夺走了子诺的双腿。

手术后醒来的子诺,疯狂地寻找小雨的身影,没有小雨,生不如死,可是现在,子诺就连结束自己生命的力量都没有。他抱头痛哭,撕心裂肺,他一遍遍重复着小雨的名字,一遍遍闪过小雨的笑颜,他想到的是“天涯海角永相随”。可是,他现在,连追随的承诺都没有办法实现。他恨透了上天,既然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为什么要夺走他的一切?他没有父母,如今也没有了爱人,剩下的,只是他一具万念俱灰的躯壳。

“你好,我是这里的护士,护士长让我专门来照顾你的。”一个阳光般的女孩,虽及不上小雨的美貌,但一身白衣,素净高雅,还有那张可爱的娃娃脸,纯真无邪,像极了天使。

子诺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转头,闭上眼睛,继续他的睡梦。他其实根本就没有睡,只是不想让自己醒着,不想看这个世界,无情的世界。

“我叫小玉……”小玉不管他在不在听,依然礼貌的介绍着自己。

“小雨,小雨在哪?”听到“小玉”,子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小雨”,也许是听岔了,不,不是,只是他的脑子里除了小雨,还是小雨。

“哦不,我叫小玉,不是小雨……”小玉解释,慌忙,怕自己又刺激到子诺的神经。

“你走,你快走开啊,我不要你的照顾,我只要小雨,只要我的小雨,你滚啊,滚……”子诺几乎咆哮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神经,小雨是他的全部。

医生和护士赶了进来,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安静的他,会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

“小玉,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护士长把小玉拽到病房外,质问。

“我,我只说我叫小玉,可能是想到了小雨吧,所以,所以他……”小玉像个犯错的孩子,低着头。

“哦,这样啊,是我没有考虑到,名字也会刺激到他的神经。”护士长有点自责。

“那现在怎么办?”小玉抬头,等待着护士长的安排。

“小玉,要不,你先去照顾其他床的病人,我安排其他人照顾他。”护士长似乎在安排工作,似乎又是在征求小玉的意见。

“护士长,让小玉再试试,行不行?我保证不再刺激他。”小玉请护士长再给她一个机会,举手发誓会把工作做好,实际上,照顾一个这样的病人,是最头疼的,没有人愿意做,只有小玉,会一个劲往自己身上揽。

“好吧,你要小心说话,他的情绪很不稳定,受的刺激比较大。”护士长拍拍小玉的肩膀,算是给她一点信心吧。

病房里,空气凝固,小玉不敢说话,就连呼吸,她都是压抑着的,她怕她的存在,打扰到了子诺。子诺依然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除了还有呼吸,跟太平间的死尸没有任何区别,也许,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想,这样,可能会离小雨近一点。

“你应该比我大,以后我就叫你哥哥吧。”小玉拿起热水瓶,把水倒进盆里,躺了那么久,该洗一下了。

子诺不说话,任凭小玉拿着毛巾在他的脸上擦拭,他没有任何反应。

“哥哥,擦一下会舒服一点,你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其实还是很美啊。你看,外面的阳光依然灿烂,哥,你还有明天,生命还有希望。”小玉拉起子诺的手,好沉,是他故意的,他的身体不能动,只有手,手还是有知觉的,只是,他甘心做一具尸体。

“你说你叫小玉?”子诺没有睁开眼睛,这几天来,第一句与小雨没有关系的话。

“不不不,我叫玉儿,哥哥以后就叫我玉儿吧。”小玉有点慌张,她怕又刺激到了子诺。

“你不用照顾我,我不需要,别把时间浪费在我的身上,一个将死的人,不值得。”子诺微微睁开眼睛,看了小玉一眼,又匆匆闭上了。

“哥哥,以后不许说这样的话了。”小玉对子诺的事,了解一点点,不是很多,只知道他很可怜。

小玉是个善良的小女孩,刚刚来医院不久,也许正是因为刚来,悲惨的事见得不多,那颗心还没有麻木,她看不得别人伤心落泪,她听不得病人的呻吟,她说她会揪心,她的心会疼。也许,原本她就是天使。

小雨离开这个世界,没有留下一句话,走得匆匆忙忙,没来得及跟子诺道一声别。子诺的脑子里无法遗忘曾经的一点一滴,每次想到那句“天涯海角,不离不弃”,他都会笑,那是他的承诺,他一次次在心底喊:小雨,等我,很快,我就去天堂找你!子诺不能选择死亡,他可以等,等着消耗完自己的最后一点能量。

“哥哥,我扶你起来喝点粥吧。”小玉自己还没有吃饭,他是她的病人,她脑海里现在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我不饿。”子诺别过头去,不是不饿,是感觉不到饿,也不想吃,他只想着早点牺牲自己。

“不吃东西怎么行?哥哥,我昨晚上梦见小雨姐姐了。”小玉知道,子诺想要知道小雨的事情,即便是出现在梦里。

“小雨跟你说什么了?小雨她好不好?”这招真是灵,也只有小雨,才能勾起子诺的情绪。

“小雨姐姐很好,她一直在天堂看着你呢,姐姐说,她希望哥哥幸福,看到哥哥现在这样,姐姐很难过。姐姐要玉儿好好照顾哥哥,还要玉儿告诉哥哥,一定要听玉儿的话。”小玉不喜欢编织谎言,可是,这个善意的谎言,只要能让哥哥振作起来,哪怕是吃点东西,她都会很高兴的。小玉真的很想知道,小雨在子诺的心目中,到底占据了怎样的位置?

“只要小雨好好的,我就好。”这么些天,痛苦的折磨,心里的创伤,子诺没有留下一滴泪,是到了痛处,痛得麻木了,没有知觉了。可是现在,缓下来了,那行早已该留下的清泪肆无忌惮地流了下来,像个孩子。

小玉的鼻子跟着酸了起来,年轻的她,不曾为爱情感动过,这一次,她真的看到了,看到了世间所谓的“生死相许”,眼前的子诺,不再是个男人,不再有男人的坚强,倒像只受伤的小鸟,用残存的生命释放着承载着的悲哀。

“哥哥,别哭了,小雨姐姐很好,哥哥也要好好的,姐姐在天堂看着你呢。”小玉靠近子诺,不自觉的把手搭在了子诺的身上,她突然想用自己瘦小的身躯来支撑眼前这个生命,给他无尽的爱,给他想要的温暖。

子诺的头深深埋进了小玉的怀里,什么都不想,只是很累很累,活着太累了。

“哥哥,听话,吃东西吧,让玉儿来照顾你。”小玉吃力的扶起子诺,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哪怕是体温,也让她一点一点传递,不要让那颗心再凉下来了。

办公室里,总也看不到小玉的身影了,她忙完了自己的工作,还要照顾子诺,同事们看着子诺的转变,直夸小玉的了不起。

子诺的身体在一天天恢复,终于可以出院回家了。

小玉的心变得更加不安:出院?那哥哥以后的生活谁来照顾?几个月的相处,照顾子诺,早已成了小玉生活的一部分,不仅仅是因为工作,还有情感,一种讲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小玉的心里滋生。

下班,回家。明明是回家,可是却走到了子诺的楼下,是有意还是无意,小玉自己都分不清楚了。

“哥哥,你在哪?门没锁,我是玉儿,我进来了。”小玉走了进去,看见的是一片狼藉,房间阴暗,没有一丝阳光透进来。她顺手拉开窗帘。

“别拉开,阳光太刺眼。”子诺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用手挡着阳光。

“哥哥,你怎么下来的?怎么没在床上躺着?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不是有护工吗?”小玉的心突的疼了一下,这几天子诺是怎样在过日子,她不知道,但是眼前的情景,说明他过得很不好。

“你也走,我不要你们管。”子诺一把推开了小玉,措不及防,小玉摔倒在地。

“哥哥,你怎么了?走得时候还好好的,我是玉儿啊。”小玉站起来,用自己全部的力气扶起子诺,“哥哥,以后,让玉儿来照顾你,以后,就让玉儿来陪伴你。”直到此时,小玉才看清楚自己的那颗心,她已经无可救药的陷了进去,只是,自己都不愿意拔出来。

子诺第一次仔仔细细地看小玉,他的生命中居然还能出现这样一个女人,在自己最悲惨最无助的时候出现,是要拯救他的命运吗?自己的身体,已经给不了女人想要的幸福,更何况,还有小雨,他的唯一!

“不,小玉,哥哥谢谢你,你有自己的生活,你善良,漂亮,应该去追寻属于自己的幸福,而我,本就是该自生自灭。上天是注定不能让我拥有幸福的,小雨是这样离开我的,现在,我不要你来可怜我,你走吧。”子诺希望小玉能幸福,这样一个好女孩,上天是应该让她幸福的,而他,本就不该是小玉的包袱。

“我不走,我留下,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我自己,我的心想要留下来。”小玉的回答很坚决,她留下,是为自己。

“如果是这样,那你只能逼死我。我的生活中除了小雨,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子诺只想赶紧让小玉离开,离开他,离开一个无法给她幸福的男人。

小玉走走停停,她离开,子诺以后的生活又该怎么过?自己的心到底何去何从?

“妈妈,我爱上了一个男人,一个善良的男人。”小玉憋在心里很久了,说出来,或许,母亲还能帮帮她。

“好啊,男人其他不重要,心善,对你好就行了。”妈妈欣喜若狂,她终于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谈情说爱了。

“妈妈,其他真的不重要吗?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小玉知道,母亲嘴里说的,跟她想说的不一样,但还是希望母亲能向着自己。

“当然了,宝贝,妈妈盼了好久,就是希望你的一生能幸福。”母亲牵起小玉的手,抚摸着,似乎小玉真的要嫁出去了。

“妈妈,我喜欢他,可是他心里有别的女人,容不下一个我。”

“什么?你爱他,他不爱你?小玉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凭你的条件,要找一个真心相爱的男人还不简单吗?你为什么会喜欢一个心里装着其他女人的男人呢?”

“他心里的女人已经死了。”

“哦,那还好,慢慢会淡忘的。”

“不,正是因为他的忘不了,所以我才会无可救药的爱上他。”

“傻孩子,只要你喜欢,妈妈支持你。”

“真的吗?妈妈,他的生活不能自理,玉儿想去照顾他。”

“生活不能自理?那是什么意思?”母亲吃了一惊,“腾”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出了车祸,身体不能动了。”小玉对母亲的惊讶一点都不奇怪,她早知道会有这样的反应。

“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人家躲着,你当英雄啊,冲前面去干嘛?”父亲愤怒了,长这么大,父亲是很少对着小玉发火的。

“可是,我爱他,我真的爱他,我不能让他一个人生活,我要给他幸福……”“啪”的一个耳光,落在小玉的脸上,小玉的话彻底激怒了父亲。

“好好好,你不能让他一个人生活,你就去陪他生活去,你去给他幸福,你有本事了,连我们的话都不听了,难道爸妈是在害你?”

“是啊,小玉,生活才刚刚开始,你要考虑的是一辈子,知道吗?你不能毁了自己,爸妈是为你好。”母亲抹着眼泪,希望小玉能回心转意。

“爸、妈,子诺没有家人,我不能丢下他不管,照顾他,我愿意,哪怕是一辈子,我陪着他,至少,我能给他温暖。”小玉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

“好,你去,你去了就别回来。”父亲摔门而去。

小玉收拾行李,母亲想阻拦,可是母亲知道自己的女儿,决定的事是不可能更改的。

小玉提着行李再次出现在子诺的眼前。

“哥哥,我来了,这次,小玉不走了。”小玉俯身坐在子诺的床边。

“你这话什么意思?”子诺看着小玉,一脸的疑惑。

“我以后不回家了,这里就是我的家,哥哥就是我这辈子的幸福。”

“不,小玉,你不能这样,我不需要,这个家,有小雨陪我就够了。”子诺看着小雨的照片,笑了。

“哥哥,我知道,小雨姐姐是你的最爱,我不要分享你对她的爱,我也不要哥哥来爱我,我只要天天能看着哥哥,照顾哥哥,就是我的幸福了。”小玉陶醉着。

“你的好我心里明白,可是,我没有能力给一个女人应有的幸福,我给不起,所以要不起你的温暖。”子诺不能接受小玉,不全是因为小雨,还有小玉的善良,纯粹,他不能毁掉这个女孩的一生。

“我什么都不要,哥哥对姐姐的爱,小玉全看在了心里,可是小玉对哥哥的爱,哥哥能明白几分?你要我离开,那小玉的心,又该飘往何方?小玉这辈子,跟着哥哥,伴着哥哥,听哥哥和姐姐的故事,就只是妹妹,哥哥把小玉当亲妹妹一样就好。”小玉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只是妹妹,也只能是妹妹。

“小玉,这辈子,我恨透了这个世界,给我的只是苦难,可是,唯一的,就是给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小雨走了,我的心也走了,我什么都无法给你。”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活着,只要看着你快乐起来,就足够了。”爱上他,是对?是错?小玉已不再考虑,心已醉。

“小玉,下辈子,下辈子吧,哥哥一定娶你……”

……

重庆治羊癫疯医院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吗
广东十大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女貌郎才网 | 偷内衣经历 | 张家界天 | 宾馆爱爱爱动态图 | 耳朵蝉鸣 | 余额宝好用吗 | 山东电力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