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动物世界狮子吃人 >> 正文

【春秋】心劫(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谁的青春不伤感?在青春的道路上,总有一些莫名的伤,无奈的痛,是因为年少肩膀太稚嫩,终究是爱太沉重?我们不得而知。但是,错过的人,流逝的爱,可能会是一辈子的劫,搁置在最心底,说不得,碰不得,弃不得,诉不尽,只有深深地尘封——题记

难忘却,清晰依旧。那是一个初夏的早上,微风透着丝丝般的清凉,晨光柔煦地洒落着,可他独依在隔壁的书房,汗流浃背,焦虑不安,无所适从。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见到梦温婉,瞬间就认定,她是世界上最美的公主,尽管他在表姐的影集里,已经见了无数次,且多次相遇在他的梦里。

表姐说,梦温婉在县城一中上学,与他一样在读高二,是个古怪精灵的女孩,有时人淡如菊,有时热情如火,总爱穿一身淡蓝的连衣裙,曾有同学开玩笑地说,温婉肯定是从精灵村庄出来的,要不怎么如此像“蓝妹妹”。温婉不仅学习成绩好,而且爱好广泛,能歌善舞,乒乓球打得特棒,还能滑冰,学校的各类娱乐活动中,总是少不了她的影子……

在表姐的描述里,他感受着她的活泼开朗,想象着她的轻盈灵巧,似曾相识,可终究是模糊的一团,直到这一天,当温婉明明朗朗地出现在表姐家的客厅,与她不经意间的相视一眼——就这一刹那的绚烂光华,他的心竟有了如乱麻的跳动,原来,原来她在自己的心里,犹如那肆意的野草,毫无忌惮地疯长了那么久,那么地久……“只因感君一回眸,从此思君朝与幕”,他的心里突然冒出了席慕容的《古相思曲》。

其实,知道温婉要来,他是早早就准备了。表姐家的客厅沙发是对着大门的,不能坐,怕她一走进来,便会一览余地,何况,要是不小心,两对眼睛相互碰撞,不,那可是更不行的。而在书房,可以找一个最佳角度,能窥测着大门的进出,嗯,好的,就这样等着,一定不会出错的,见面怎么说?是像陌生人还是像朋友一样打招呼?

依约而至,表姐小时候的玩伴,一大帮人,嗯,应该有五、六个吧?温婉就在其中,一如穿着淡蓝的连衣裙,一双蓝白相间的球鞋,长发及肩,显得青春时尚。

表姐只顾招待客人,却把他忘了,他只得继续隐在书房,听着她们嬉闹,压抑着“扑通,扑通”的心跳,只是不时荡漾万分地偷视一下温婉,那时段,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小偷,惶恐不安地等着有人把他揪出来,交给温婉处置……期待这样的结局,很错综,很惊悸。

“帅哥,快出来,相互认识认识啊。”表姐终于想起了他,高声叫道。他感到有些尴尬,稍有迟疑。

“呵呵,你不是盼星星盼月亮似得要见她吗?人真来了,怎么的,不敢了?”表姐快速地走到面前,轻声说着,并“唰”地拉起他。

他的脸,倏地红了,以为足足的准备,自己可以够主动够勇敢,可面对美丽的温婉……他还是有些惴惴不安,显得有些窘迫,事先想好的话,仿佛是长了翅膀,“扑棱,扑棱”地飞的无影无踪,没有一丁点的痕迹。如是紧张,紧张得双手十指相交,使劲地搓来搓去,或者是分别垂放在两边的裤脚上,非常地无措,半低着头,脸上慢慢的渗出了汗珠,尽显一副傻喱吧唧的窘相。女孩们开始还捂着嘴偷笑,在一言一语俏皮中,更看着他哈哈大笑,而他脸上的汗珠,就再也挂不住了,毫不留情地,连续不断地“吧嗒,吧嗒”往下滴落。

一张已经展开的纸巾,悠地递了过来,一抬头,那是微笑着的温婉。

“谢,谢谢”,他语无伦次,慌乱地擦着,又擦着……待拿开时,脸上便有一阵凉爽的风,似汩汩的山泉,流淌而来,漫遍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舒展到无数的毛孔上,细润无声。

因为暑假,梦温婉在奶奶家还要住一些日子,这真的是太令他振奋了。

他要和她距离更近,呆在一起的时间更长,必须取消在表姐家玩一两天便走的计划,于是,开始寻理由,找借口了。

他告诉父母,夏日天,表姐家比自家凉快,环境又幽静,有利于静心学习。他还对表姐说,要找梦温婉好好探讨学习上的难题,平衡各科的成绩。

不过,他还是过了几天之后,才敢去找梦温婉,才敢细细地去看她。

一天,二天……,他的脑海里总是挤满了温婉时而调皮任性,时而温柔婉转的样子,无所适从地喜欢,但是,不知道怎么做,才能不让梦温婉觉察,无论如何不能被她发现,他有些惶恐而紧张,只能不时的假装低头做作业,以掩盖那实在抑制不住地心动。

他喜欢她的长发,随意怎么拨弄都好看,蓬松的或梳理的,不管是扎着马尾的,还是慵懒地散着的,抑或,盘着精致发髻的,他都了不得地喜欢。他还很奇怪地迷恋着,她左眉毛间的那颗黑痣,觉得很像一朵亮丽的花儿开在小草中,散发着扑鼻的清香,又娇羞地诱惑着,使他忍俊不住想去轻抚,想去慢嗅。至于梦温婉“绕梁三天”的声音,灵巧的身姿,还有她秀长的双腿,运动鞋边微露的脚裸,与他意见相左时闪烁的白眼,怠倦时漫不经心的一瞥……都让他如此地痴迷,全都悄无声息地进入了梦里。

这个暑假太短了,似乎短的令人措手不及,一只脚刚刚跨进去,时间便戛然而止。

那日,天空下着丝丝细雨,温婉告诉他,她的学校要开始补课了,明天必须要返校。极不情愿听到,却不得不听的话,终于听见了,他一时缓不过神来,痴痴地有些发呆,竟然忘了问她,明早几点动身走,失魂落魄地回到表姐家,任凭雨儿淋湿全身,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心急火燎地骑上单车,因为,确实是太舍不得分离了,哪怕是多聚一分钟也好。他一定是要赶去送她的,不顾表姐在后面叫着吃早餐,疯似的蹬着那辆单车,抄近穿过小巷,任凭单车摔倒在小区的路边,便匆匆跑去敲门了。

“唉,昨天很晚了,她爸爸还开车来接,说今天上午就有课了。哦,温婉给你留了字,说你肯定要来。”她奶奶说着,并递给他一张纸条,上面简短地写着:

陈志,加油哦,记得一年后,我们在北京XX大学的校园里相见。

温婉

X年X月X日

他在那一年里,不计其数地做梦,梦见温婉。但他没有再去见她,只是,断断续续的书信来往,在相互鼓励,简单问候中,随时能感受到温婉的幽香气息,在心中守候着相约。他把那张纸条,贴在闹钟上,摆放在夜读做作业的台灯旁边,反反复复,一次又一次地看那张纸条,视线一一温抚着隽美的文字。他觉得,只有这样,那段美好的时光,才能如温润通透的碧玉,日日被思念,时时被盘看。

命运的残酷和无情,他是在一年后,才真正地知晓和品味。

他与梦温婉如约在北京的某一大学见面。那是枫叶正浓的秋天,在一个偌大的校园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可始终找不出合适的话说。几乎夜夜梦见的她,就在自己的身边。可他的心,却觉得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他知道,自己高考的名落孙山,辜负了很多人,但还是千里迢迢赶赴这场约定。可是,为什么两个人会变得如此陌生?大学的门槛,梦温婉在门内,他站在门外,彼此对视,原来有的默契,到底去哪儿了?或许,对她来说,仿佛是袅袅炊烟,随着这一季“嗖嗖”的秋风,就散淡了?唉,缓缓地,慢慢地……是这样淡却了吧?他默默地想着。

他没有听从梦温婉的劝说,回去复读。只因恰逢北京军区是年在他的户口所在地征集新兵,他毅然决然地报名参军,没有回旋的余地。“守住梦想,守住相约”,得知他收到入伍通知书,梦温婉的来信只有简单的八个字。

军营的生活,那严明的纪律,苛刻的训练,还是超出了他的想像。新兵连那刺骨寒风中的立正稍息,夜间急促哨声中的紧急集合;在连队那训练场上风雨无阻的摸爬滚打,频繁紧逼的专业比武……所有这些“挑灯看剑”的军旅生活,他都当成了幸福的资本,只因温婉那句“守住梦想,守住相约”。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的努力与全方位地表现,得到了连队领导与战友们的一致好评。那天,训练刚刚结束,他就被宣布任命班长了。

听到连长的宣布,他第一个想起的,就是梦温婉。他认为自己找到了用武之地,大学的门槛阻挠不了爱的熊熊火焰。

请了三个小时的假,挤上公交车,转站时,他赶不上车,就猛跑着。如此地急切,很多人都好奇地看着他。他知道,他们或许是惊诧他粘满灰土的迷彩服,还许是他全身的汗味。但他已经顾不上了,只想早一秒见到梦温婉,告诉她,自己已经向梦想迈出了第一步,等她毕业时,他也会有一番天地——不惜一切的努力,排除不尽的艰辛,奋力地争取熠熠生辉的军功章,拱手送给她。

他的脑海里全是与温婉见面时情景。但是,在大学门口的拐弯处,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在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人潮中,一如从前穿着那淡蓝衣服的梦温婉,正和一个瘦高个的男生一起,说说笑笑地走过来。他不知道他们说什么,但他读懂了那个男生眼睛里的柔情。

他在对面店铺的玻璃门里,映照出了自己的暗淡无光。

黯然地,他终究还是转身走了。

此后,他就一心一意地呆在军营里,训练和执勤之余,就是见缝插针地复习高中的文化课程,仿佛是毫不思虑其它的任何事,只是神情里多了一丝落寞的影子,有时在夕阳里,看着自己的斜影拉长拉长……

倒是那个梦温婉,不时还会给他捎一些家乡的东西,有时候是父母托寄的糕点等土特产,有时候则是表姐的问候信——可能是寄到军营不方便吧,或许,也可能……总之,他的亲人们就是烦她转交。

他习惯了梦温婉在军营门口,等着他出来拿东西。在岗哨兵电话声之后,战友们偷偷摸摸地跟在后面,模仿她的甜美,叫唤着“陈志,陈志”的嗓音,调侃地笑谈折腾一番。他觉得像梦幻一样,好美,好满足。

梦温婉偶尔也会提起,那个暑假里的过往,说那条他们一起养在玻璃缸的小金鱼,还有那个迷路的小乌龟,更希望他守住梦想。他静静地听,却始终无语,只是默默地感受,脑海里那个曾经的模样,并隐隐约约地感觉,她心里流的一种浅淡忧伤。

有很多次,给他送东西的时候,梦温婉身边有男生陪着,但每次的男生似乎都不一样,偶尔,有那么一两个好像是同脸孔,却至多不会超过二次。可,他不关心这些,他关心的只是梦温婉,叫他的声音是不是还这样柔甜,看他的眼神是不是还带有蜜意,捎给的东西里是不是有她自己的一份。

五年里,他读了军校,提了干,变成令人崇敬的军官。梦温婉大学毕业,凭借自身努力,进入了一家跨国公司。

是此,收到表姐的来信:“傻小子,什么时候,你的爱情也像事业一样开花呢?”他的脸,就如几年前的那个夏日,又变得通红通红了。

他想,总有一天,他会亲口告诉每一个人,他的爱之花,早已盛开,只是在等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告白时机。他希望自己,在向梦温婉表白的时候,爱的花朵已经铺满了喜堂的地毯。是的,他时刻都准备着那盛大的喜宴,甚至跑遍大大小小的饰品店,选择适合梦温婉的戒指,甚而,他还在新郎礼服的店门前,甜蜜地一次一次地徘徊。

这只是一个人的秘密,谁都没有告诉。他给自己半年的时间,去准备这场喜宴。

经过精心的准备,鼓气十足的勇气,于是乎,他决定要扑向梦温婉,坦陈着自己魂牵梦萦的心。

这时,他却意外地得到消息——梦温婉要结婚了。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深夜,梦温婉加班后独自行走在无人的街道上,在巷子的尽头,忽然,冒出几个地痞流氓,不怀好意地调戏……她感到天旋地转,呼天喊地都不灵的厄运即将降临。

危急关头,一个真心追慕梦温婉的同事,毫不惧怕地冲出来,挡在她的前面,愤怒地呵斥着,赶跑了那几个地痞,一直护送她回到宿舍。

这个同事,就是梦温婉的新郎——那夜,在她的房间,他悉心照料着,竭尽所能地抚慰她,帮她擦干了身上的雨水,拧干了滴水的长发,烧好适度的热水,递上滚烫的姜茶,直至她那恐惧的双眼、颤抖的身躯稳定下来。他还说:“别怕,每一次夜班,我都愿意陪着,之前是暗暗地跟随,现在,只要你愿意,我就光明磊落地常伴左右,直至永远!”

他的情,他的爱,他的呵护,温暖了梦温婉。三个月后,终于答应了那个温柔体贴,大胆示爱的同事求婚。

他克制着情绪,听完表姐的述说。

梦温婉让一个不到三个月,却能勇敢追求的同事,夺走了他精心暗筹的喜宴。往事历历在目,他知道自己是错过了,无可挽回地错失了一切的一切。当他明白,机会不可能是无限制地等待时,只是觉得在心底深处,出了一个弥天黑洞,空茫地倾注下一片汪洋大海,顷刻间便把他淹没得无影无踪……

看着最心爱的女人,穿着洁白的婚纱,站在红地毯上,伸出芊芊玉手,满脸幸福的微笑,等待着新郎给她戴上晶莹闪亮的戒指,而这个新郎却不是自己,这份伤感,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他矛盾地挣扎,但最终还是决定去参加梦温婉的婚礼。

婚宴的场面很大很大,客人特别特别的多,男男女女的一大帮一大群,披着洁白婚纱的梦温婉,穿着一双淡蓝的新鞋,真的好美好美。他带着笑意,挤在男人堆里,喝了很多很多的酒,却还在不停地倒酒,倒酒……是要等着新娘过来敬酒,伺机嬉闹乐癫吧?

他自知不是一个放纵的人,所以,一定要喝醉,不,是一定要佯装喝醉,借着酒意,可以放肆,可以疯狂……更是可以发泄。

那天晚上,他演绎了成功,使熟识他的每一个人都惊诧。他当着新郎的面,带着满满的坏笑,身体歪斜地端着酒杯,装出摇晃的样子,凑上前去,狠狠地抱住梦温婉,激剧地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一个深深的吻。

没有人能够真正明白这个吻的含义,包括梦温婉。外人只是知道,他喝醉了,或者只是做着习俗性戏耍新娘的一种游戏,所有的人都认为他无伤大雅,笑过了之,而只有他自己清楚,他是用这种方式,向那浩大无边的伤痛——吻别。

喜宴散了,与光阴纠缠而生的暗恋,也终将会萎谢凋零,在青春记忆里的那个……弃不掉,碰不得,不能说的心劫,也将随之搁置到最心底,打上尘封的烙印。

手术治疗癫痫病效果好吗
如何选择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
温州小儿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女貌郎才网 | 偷内衣经历 | 张家界天 | 宾馆爱爱爱动态图 | 耳朵蝉鸣 | 余额宝好用吗 | 山东电力有限公司